Return to site

在急診室裡的「室友」

Amber暈倒的那個夜晚

今天來告訴大家這個週末發生的小插曲吧

大家都知道Amber有葡萄糖不耐的症狀

血糖時常會高高低低,類似糖尿病

時不時暈倒也是發生過的情形

(詳情➡️ https://picsee.pro/v-3049201 )

上週末我因為工作較晚回家

她傳訊息跟我說身體不舒服、頭暈需要幫忙

心想她可能又要暈倒了,但稍早有進食應該還好

我還是帶上護理師媽媽和正在醫院實習的妹妹一起回來

我們住在樓中樓(有二樓)的套房

殊不知他倒臥在床的旁邊暈倒了

家人是第一次親眼看見他暈倒,我卻顯得不太緊張

但這幾天氣溫很低,他的手腳冰冷、完全無意識

 

不知道大家能不能明白完全無意識是什麼樣的情形?
真的就是一動也不動的全身癱軟
即便腳去折到或者被用力捏都不會有任何反應

 

我們連忙的抱他上床、穿外套、把手腳弄暖

久久叫不醒,趕快找爸爸來把她扛下樓

抱上車後衝到醫院,推床進入急診室

急診的護理師第一句問:你們是家屬嗎?

媽媽回到:「嗯.. 算朋友的媽媽」

一邊問Amber的身體情形,一邊測量血糖

明明才「吃過」宵夜,血糖卻只有67

(正常空腹血糖:70-110mg/dl)

此時的我則是連忙的打電話給Amber的家屬

由於已經是午夜了,家人的電話都沒有接通

幸好只是暈倒,不是要動什麼大手術

否則我也只是個「室友」的身份

那晚打了兩支高濃度的葡萄糖和一罐點滴

經過了將近兩小時才恢復意識...

很謝謝家人此時此刻都在身邊陪著我們

看得出來爸爸媽媽也很替他擔心

在急診室裡一直被問起:你們是家屬嗎?
一旁的護理師喊著:「他們是室友跟室友的爸媽」

不知道經過這一夜,爸媽有什麼樣的感受?

第一次這麼直接的讓爸媽感受到「我」身為一個同志身份的處境

或許很多人認為「婚姻」並不是對雙方最好的保障

但現行的民法婚姻卻是最立即、最簡單能給雙方權利義務的方式

柯市長保障同志註記的效力能夠在醫院簽字
但仍然會是排在其他親屬後的最後一個順位
 

我無法想像,每天和我相處在一起的人在病危時,我卻不能替他決定
若今天是要動緊急手術,要簽同意書呢?
若其他家屬真的聯絡不上或者趕不及呢?

我們一起努力、一起期待同婚修法盡快通過

再也等不到,我們都是畢安生

All Posts
×

Almost done…

We just sent you an email. Please click the link in the email to confirm your subscription!

OKSubscriptions powered by Strikingly